石域

腐腐腐腐腐。

喜欢看一个老是写虐文的作者写的文,我自己也是醉了。。。。


安静

竹樂:

美国,加州。

手中的iPhone握在手心微微发热,听筒里僵硬的机械女声却越听越是浑身发凉。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美国时间凌晨4点整,台湾的他刚刚下戏。

摊开的掌心里手机界面清晰的显示着那人的微博,连续一周,他与她的合照。

有什么在悄悄改变,一点一点。

『大东,待会的戏是坐过山车哦!』唐禹哲挑着眉坏笑,他可是知道某人对于这种高刺激的游戏一直都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汪东城拨弄头发的手顿了一下,『那,那有什么关系?』嘴硬的反驳,心里却是惴惴,ging住的脸连嘴角的线条都硬得滑稽。唐禹哲狐疑地盯着某东闪躲的眼,心里忍笑到快要内伤。『哼哼,就先不戳穿你,待会叫底下的工作人员帮我录,看你还狡辩。』伸手夺过汪东城手中的spray,熟练的充当起他的专属发型师,一根一根的帮他乔好最满意的头发角度。汪东城闭着眼,耳边是spray喷出时不时发出的『呲呲』声响,唐禹哲轻轻浅浅的呼吸像蝴蝶扇翅般,软软的拂过耳蜗,两个人安安静静的,仿佛自成一片天地。唐禹哲很享受这样的氛围,平时咋咋呼呼的汪东城乖巧的像是一只金大毛,原本软顺的头发在自己手下一点点变得硬挺。唐禹哲很佩服汪东城的百变,不同的发型都带出一个不一样的汪东城。在家时顺毛的中分,可爱活泼的就像邻家的大哥哥,拍戏时的一丝不苟,每一根发丝都被凹出造型的汪东城是所有人心中的完美男神,还记得他当初拍高中时的米麒麟,刘海全部梳起时原本唐禹哲觉得会十分秀气的额头实际上却多了逼人的霸气,唐禹哲甚至不敢对上那双坏笑着的眼眸,邪佞得仿佛要吞噬人心。

弯起的嘴角露出孩提时的淘气俏皮,唐禹哲满意地看着自己为汪东城弄的造型,淡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折射出温暖的光芒,这是那个永远都有活力的米麒麟。

『大东,禹哲,准备上戏咯。』工作人员提醒的声音打破两人的思绪,汪东城恋恋不舍的睁开眼睛,镜子里是米麒麟,那个喜欢关小舒的米麒麟。唐禹哲俊美的侧脸映射在镜子的另一边,在刺眼的阳光下看不清晰表情。

结果那天,唐禹哲录下的视频并不能成为他取笑汪东城的证据,反而因为视频里自己的头发乱七八糟被汪东城嘲笑了整整一天,为此唐禹哲很是气愤,汪东城那个死没良心的,也不看看他是为了谁才让自己这么狼狈的?噘嘴生气的唐禹哲还在纳闷,为什么汪东城那个胆小的家伙坐过山车不害怕了?

『大东。』卓文萱好心的递过一支饮料,『刚刚一条过耶,我到现在心脏还扑通扑通跳,好害怕会NG重拍一次。还有你和禹哲都不害怕。』卓文萱有点害羞,刚刚她叫得太大声,也不知道会不会毁了自己的淑女形象。

汪东城望着远处的那人微微一笑,『其实,我也害怕呢。』声音低喃,轻的仿佛风吹过就会消失。

卓文萱没有听清楚,纳闷地追问『大东你说什么?』

汪东城却没有再回答,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温柔,眼里如盛开的花海,缠绻的醉人。

我还是会害怕,但是因为身边的人是他,我不害怕。

打开的舱门外,气流的呼呼声仿佛在应和那越蹦越快的心跳,一步两步的距离,骤然的晃动不断加剧脑中的晕眩,似乎什么都听不见,又似乎什么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的梦想是开飞机,大东,你知道吗?翱翔天际的感觉真的棒极了!』

『我喜欢超人,因为它可以飞上天空。』

『如果有机会开飞机,那该有多好。』

那人眼里的光化作天际最耀眼的艳阳,刺得汪东城眼眶发酸。

如果可以,汪东城愿意做唐禹哲实现梦想的翅膀。

这一刻,你知道我想的人是你吗?

这一次,比过山车惊悚,比轨道危险,却没有唐禹哲在身边,汪东城只是突然想起,那一幕在记忆里仍旧珍而重之的片段。

风使劲刮过,如刀如剑如凌迟,犹如那一张张晃过眼前的合照。还有谁比汪东城更了解唐禹哲?这一次,他真的离开了……

失重的瞬间,90秒的空白,汪东城以为自己会害怕,然而当脚重新踏上那厚实的土地,一切恍如隔世。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汪东城知道,那一段记忆,已经被灌上曾经的标记,他还在原地,唐禹哲却已远离。

中国,台湾。

『yeah,man,有空吗?我们见一面吧。』汪东城的声音永远那么有活力,不用想也知道手机另一端的那人脸上是自己最熟悉的阳光笑容,一如当初。

『当初』

唐禹哲突然对这个词有些迷茫,记忆里那一个个促膝长谈的夜晚似乎随着那破晓的阳光被驱逐殆尽。

『……』

短暂的沉默不过3秒,『大东……』依旧是那个尾音稍稍上扬的语调,汪东城握紧手机,『我今天还有戏……』唐禹哲瞥了一眼进门的那个人,脚尖踢着个圆润的石头,缓慢,却坚定地拒绝着。

『没事啦,我知道你最近拍戏,怎么样?还顺利吧?』汪东城的语调没有一丝变化,仿佛刚刚的拒绝不存在一般,如往常一样同唐禹哲唠嗑。

『嗯,挺好的。』唐禹哲换了个姿势,倚在车门边,转身的姿势却正好将关晓彤催促的样子收入眼底,冲着玻璃窗里的关晓彤点点头,唐禹哲边往里走边说『大东,我去梳化了,改天有空聊吧。』

视野里的人冲那个微笑着女孩一步步靠近,『好,by……』

断线的嘟嘟声掩盖那句还未出口就被阻断的再见。

『我忘了跟你说,我马上要去内地了。』左手垂下,屏幕里一片黑暗,桌前的麦咖啡冰块化了,延伸开一桌的水渍,倒影着那个强颜欢笑的人。

『阿伟,明天禹哲有戏份吗?』

『没有,我看了通告表,明天都是拍女主角的戏,禹哲可以休息一天了。』

耳畔助理阿伟的声音一次次重播,却不过是另一种讽刺。

隔着一条马路,他在看戏,眼里是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隔着几台机器,他也在看戏,眼里是娇俏的她。

距离,永远是现实的。

而汪东城,永远安静的站在唐禹哲需要的距离。

—————————————————未完待续